不搞簧

一个zqsg的新年计划

1.本职工作做好,静下心沉淀基本功

2.升职加薪

3.要开始创作

4.养成记录和整理的习惯

凡世

我终于还是下场搞九辫了……千字短打一发完

搞dys不搞九辫就枉做十年cp狗【bushi

算是是九辫衍生?1.5倍速看完能耐大了,没看林子大了,所以设定好像有点问题?ooc全是我的

非he预警 


张大雷又跑了趟银行重新开了户才把钱存起来。存钱的时候他还兴致勃勃地想偷偷把银行卡塞咖啡壶底下,出来银行被冷风一吹就有点懵,也不知道是巴黎世家太垮还是古驰太硬,突然间就觉出了北京城这北风萧瑟的滋味。张大雷活的这二十多年,小时候咋咋唬唬跟在鸡后面跑,长大了一笔横财砸过来倒也没砸出多大毛病,日子倒是更加快活了,遇上燕子才多多少少品出了些个烦恼来,但自从认识了翔哥这点儿烦恼好像也随风飘散了。因此张大雷站在银行门口咂摸着心口那点儿奇怪的感觉,还觉着怪陌生,偏要摸摸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流下的眼泪,尝过一遍才明白过来这感觉好像是伤心。

嗯,以前有人说过,伤心的时候眼泪是苦的。


张大雷从小就没吃过什么苦,但也知道生活突然变化是什么滋味儿。以前当他还是在养鸡场里撒欢儿跑的小屁孩的时候,家里有些过年才远远看一眼的亲戚就不太待见他。那些亲戚通常都站得远远的,手抱着胸,差使他去鸡笼里提溜出“最好的土鸡”,然后斜眼儿都不分给他一个又缩回屋里。等到张大雷他们家突然变成了有钱人,这些亲戚又围过来嘘寒问暖回忆他小时候“一路小跑身手矫捷一看就是勤快孩子”。张大雷是耿不是傻,他只是不怎么爱读书,有钱时的亲戚和没钱时的亲戚的区别他还是分得门儿清的。他仗着自己长了副不错的皮囊,厚着脸皮承着各方奉承,可也机灵着没让这群亲戚占着一份便宜。

可杨晓翔老说他傻。

杨晓翔就是因为燕子发生的误会认识的那个“翔哥”。杨晓翔和他以前认识的人可太不一样了。他好像什么都能懂一点,胡天侃地什么都能聊,也没有瞧不起他张大雷土大款暴发户的样子,免费师父当得尽职尽责。知道他富二代身份的时候,张大雷还想着,有钱能使鬼推磨,钱的力量可以使姑娘们眼瞎,后来相处久了才琢磨出一点儿翔子真实的好来:富二代都这么温柔啊,怪不得姑娘们都喜欢富二代,我要是个姑娘我也喜欢他。

直到大雷在京城小开群里看到他们转发的嘲笑翔子卖车的消息才惊觉,富二代们才不温柔,温柔的只有翔子。

确认翔子家里出事的消息其实一点儿都不难。知道那次他在大雷面前接完电话突然跑掉就是事情的起点也不难推理。难的是在翔子完全不想让大雷知道这个消息所以在他面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时,他能帮上什么忙。他想,幸好我什么都没有只剩钱了,幸好翔子现在最缺钱,幸好我有这个条件。

其实他本来想取个百八十万买翔子那车的,又想起要温柔点儿顾及翔子的自尊心,二十万就二十万吧,大不了以后少量多次地匀点儿钱给他周转。他跑了四个银行才取出二十万现金,哼哧哼哧跑到咖啡馆,连崴了脚也没觉得疼,豪情万丈地拍拍翔子的肩,为自己找的借口沾沾自喜,可翔子拒绝了他,他追上去,翔子却跟他说,车不卖他,要卖她。

他看见他们在车内接吻。然后他离开了咖啡馆,决定还是要把钱给翔子。

他站在银行门口,突然间想起小时候看过周星驰的那么一部电影,落魄的小演员对另一个落魄的小演员大喊我养你啊。

痴线。


可能有杨晓翔视角…不过别等…别信

占tag抱歉!!!出周边( ・᷄ὢ・᷅ )
包括
查杰2016圣诞签名写真
吕鋆峰2016生日签名写真
刺客列传2016八人签名画本
easy1610上【朱戬】
easy1611下【戬杰】
小资1611【戬杰】
还有小资六人【这几本相信大家都人手一本了😂凑个数

占tag抱歉!出一本收藏了很久的同人本,sbym2太太的《面具》,感兴趣的私

某些说不能写生子的我还就是不高兴了🙄同人各有萌点各有雷点,在刺列这个圈子甚至ooc都不算死罪了【毕竟蒸煮带头添砖加瓦👌你不能因为你不喜欢生子就仿佛带节奏一样撕一波🙃写同人,生子是同人写手的自由,错的是把同人捅到蒸煮那里的人。同人是同人,正主是正主,正主接地气不代表这条线就不存在。麻烦不喜欢的人不小心划到了不喜欢的内容就赶快自己划过去,也麻烦各位同好不要嗨过头,各位蒸煮都在上升期,谨言慎行对他们也很好👍各位太太,有点气说话没修饰,多担待🙏🏼

我本将心向明月

上次更新…半年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前文戳头像
扔完这一千字就跑真刺激🌝
你猜我下一次更新是啥时候🌞

车厢里终归是沉默了下来,执明神色如常地开车,似乎很习惯两人这种沉默的相处模式。他知道阿离突然地归来肯定另有隐情,但他不会多问。从他们相识就是这样,似乎阿离说什么做什么都是对的,阿离说,执明做,理所当然,天经地义。
车子开进了慕容离熟悉的别墅院落,这里是天权集团名下的别墅区,因为位处半山腰,风景秀丽且隐蔽性高,很受富豪名人的青睐。而在这片区域的最中央高处,有两栋相邻的别墅,比其他都要高都要大,并且单独建在一处名叫向煦台的地方,半掩在山林中。执明的车直直开进了向煦台,停在了单独的小院门外。“阿离,我都有叫人每周来打扫,前段时间换季我也采买了一些新衣服,都在原先的地方,快上去洗个澡今晚好好休息”执明下车给阿离打开门,又不忘叮嘱他。慕容离从车里出来,迈脚向屋内走,走了两步觉得不对劲,回头看见执明并没有跟上来。“执明,你不回家么?”“呃……那个……阿离……”执明挠挠头,露出少许尴尬的神色,“我这段时间公司忙没有在这里住,也没来得及叫人来打扫,我今晚就还是回市里吧,明天,也好去接……明天一早给你带早饭过来接你去玩。”阿离看看执明,感觉到执明这一晚的刻意疏远,但又不明所以,只微微点了点头,在执明如往日热切地注视下进了小院。背过身的慕容离当然没有看见,执明瞬间垮下的嘴角和无声的叹息。他看见属于慕容离卧室的房灯亮了,才揉揉脸上了车。
他没有回公司,而是径直向城南驶去。

第四章
“哟,大家这么隆重啊”推开门看到屋子里的人时执明并没有惊讶,他挑起嘴角笑笑,“大家站着干嘛,坐下说吧。”屋子里的五个人并未动身,执明毫不在意地径直坐在中央的大沙发上,挑了一串葡萄衔在嘴里,“不错不错,小孟章你这葡萄买的很好嘛。”他懒洋洋地倚在沙发上,半阖着眼睛叫人看不清神色,活脱脱仍是那个不学无术混吃等死的富二代。沉默是如此漫长,似乎除了执明在场的人都心事重重。执明也不急,顺势直接躺了下来,一颗一颗数藤上的葡萄,翘着腿小声地哼那首他们都熟悉的曲子。见执明这幅样子,众人也就明白了他的想法。陵光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在公孙钤的搀扶下转身走了。而齐之侃和蹇宾看到钤光二人的离去,也自知待下去也是无用功,相偕离去。于是偌大的客厅里只剩下孟章和执明对峙。
“小孟章,你也觉得我无可救药么?”执明突然开口。“陵光已经放下了。”孟章却答非所问。执明却含着一抹苦笑看他,“可我怕阿离没有放下,”执明又转过头看陵光离开的方向,“我与陵光从小就认识,也算是朋友,如今我却开始觉得对不住他,感觉这段友情岌岌可危,”他顿了一顿,“更何况还拖了你们下水,我仍是不忍心他。我大概真的是无可救药。”“爱情本来就没什么对错,”孟章走上前去拍拍他,二十五六岁的孟章看上去仍旧是十六七岁的样子,脸上长了些肉,看起来稚气未脱但眼神却透露出坚忍不拔,“陵光今天也不是来兴师问罪的,不然公孙钤也不会跟你们去吃晚饭的,你知道吧。”

有今天下午想去武大扑志伟哥哥但是没有入场名额的妹子吗???想寻个伴一起去等!!!恳请老司机带带我这个新人!!!感激不尽🙏🏼🙏🏼🙏🏼🙏🏼

关于查杰的手镯,具体如图所示,有木有想一起拼单的小伙伴?30号之前私我啊么么哒!